当前位置:主页 > 策划团队 >
爱情的温度随着贝天天气的渐渐炎热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 2017-08-21 07:01   
 
  
  爱情就像火焰,不用前奏,只要被点燃,便能如荼的燎原。
  
  蔷薇和持续的升温着,这几天,下班后去研究院一同共进“半个钟头晚餐”,是蔷薇每晚必做的贝天功课。蔷薇有时想,自己也快变成受虐狂了吧,要不然为什么在这份争分夺秒之中,会感觉这么的幸福,感受这么多的甜蜜。
  爱情的温度随着贝天天气的渐渐炎热
  深夜,蔷薇刚刚准备入睡,便被可人的门铃声吵醒了。她一身酒气的扑到蔷薇的怀里,大呼小叫的说:“蔷薇,想我了吧,今晚姐特地过来陪你一起睡的。”然后又神经质的偷摸向卧室看看,“现在过来,不会打扰你的好事吧?”
  
  “死丫头,又去和谁喝了这么多酒?”蔷薇拍了一下可人裹在黑色羊皮短裙中的屁股,埋怨的说。
  
  可人转过头来,嬉笑着说:“你猜!”然后又迫不及待的说:“这些天有谁不再给李大小姐发肉麻的问候短信了?”
  
  “王大海?”蔷薇有些惊愕。
  爱情的温度随着贝天天气的渐渐炎热
  “猜对了,真聪明!”可人搂住蔷薇,在她脸上一顿乱亲,“来,姐奖励你一个。”
  
  “别闹了别闹了。”蔷薇一把搡开她,“你俩怎么凑在一起了?”
  
  “什么叫凑在一起?不会说话,偷偷滴告诉你吧……”可人笑嘻嘻的把脸又凑了过来,故作神秘的说:“我俩啊,正在拍拖呢。”
  
  “死丫头,你又抽什么风?”蔷薇满脸的贝天不相信。
  
  蔷薇给她倒了一杯冰的酸梅汁,又帮她脱下了长筒皮靴,扶着走路摇晃的可人来到客厅,可人见到沙发,便一头扎在那里,然后四处摸索着找抱枕,没找到,便抬起头一把拽过蔷薇,枕到了蔷薇的腿上。
  
  蔷薇用手给她拨开了蓬在脸上的头发,心疼的说:“你呀,总是这么糟蹋自己。”
  
  “姐,我好累。”可人叹息了一声,然后突然捂住嘴,拨开蔷薇的手,匆忙起身趔趄地向洗手间跑去。蔷薇紧紧的跟在她的后面。
  
  待服侍可人吐完几起,又喝了一些酸梅汁,可人的酒气才散去一些。便替她脱了衣服,扶她上了床,才躺在她的旁边。
  
  “蔷薇,你说,世上的好男人都去哪了?我怎么碰到的都是一路什么样的货色,有个词叫做,遇……遇……”
  
  “遇人不淑。”
  
  “对对,遇人不淑,他妈的全世界的垃圾都像苍蝇一股脑的叮到我这儿来了……”可人打开床头柜的贝天抽屉,果然,上次过夜留下的香烟还扔在那里,看看没有烟灰缸,便一把抓起柜上的花瓶,把里面的插放的玫瑰和清水全部倒在了床边摆放的塑料垃圾桶里。
  
  “还不戒掉!”蔷薇掐了一把可人,却又无可奈何。
  
  深深吸了一口烟,可人感觉有了点精神,便继续说:“蔷薇,我都想好了,既然大海对我好,我就和他在一起。”
  
  看蔷薇说话的神态,蔷薇知道不是骗她,急促的说:“什么?大海可跟咱们不能胡闹,你别害了他。”
  
  “害什么害。你没看到大海这几天的高兴劲,贝天像中了六合彩似的。”可人掐灭烟,翻身和蔷薇以脸相对。
  
  “蔷薇,我想过了,既然人生叵测,我们最后往往变成曾经最厌恶那样的人,那现在选择和不喜欢的那一个在一起,又何妨呢?至少大海不会像以前的那些人,在他们的眼里,女人只分两种,能上床的和不能上床的。”
  
  “我相信大海是一个好男人,但是他那样的好男人,不一定适合你啊。”
  
  “怎么不适合?以前觉得他笨笨的,傻傻的,有点二,但是,自从和他在一起,发现他只是不善于表达,其实,内秀的很呢。”说起大海的时候,可人眉宇间凝结着一种欣喜,而这种欣喜,蔷薇只是在可人刻骨铭心的那场初恋中才曾看到过。
  爱情的温度随着贝天天气的渐渐炎热
  “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居然我也能感觉到心如止水,嬉笑怒骂,都是自然而然的,无须一点修饰。和他在一起,不礼节、不强迫、不虚伪,水到渠成,无爱不欢。不用担心他风流啊,不用害怕他背叛啊,更不会畏惧他动不动仗着家势就对你指手画脚教你怎样相夫教子,逼你怎样小鸟依人。”
  
  蔷薇把头枕到可人的手臂上,听到一向放荡不羁的可人说出这样的一番道理,知道她终于也长大了,于是既心慰又略有担忧的说:“既然大海这么好,可人,你以后也要收收性子吧,别那么肆意妄为、放任自流了,好好与他相处吧。两个人,最难的不是怎样靠近去相爱,而是如何生死在一起……”
  
  没等蔷薇絮叨完,枕头边上就传来可人沉重的喘息声,蔷薇暗笑了一下,替她掖了掖被子。
  
  周一一上班,吕燕就走过来,说蔷薇姐,主编到处找你呢,看样挺着急的。蔷薇点点头,依旧我行我素的先放下包,又给自己倒了杯咖啡,才慢悠悠的走去主编室。
  
  金达池正一脸黑线的坐在那,看到蔷薇进来,翻着厚厚的眼皮:“蔷薇,下面反映你和那个研究所的段……段研究员走的挺近的,有没有这回事?”
  
  蔷薇进门后也没走上前,只是站到门旁边,听到金主编这么说,于是凤眉一立,“金主编,他未娶,我未嫁,我们在一起,用得着别人反映么?”
  
  金主编一听也火了,“蔷薇啊,我这么说也是为你好,他虽然是贝天院士,但是毕竟也是丧偶的男人,你干嘛非要降低身段委曲求全呢?”
  
  “这个就用不着主编您操心了,我和他相爱,没有降低身段,更没有委曲求全,哪怕他是一个乞丐,我与他一同吃糠咽菜、餐风露宿,也是我的选择,我的自由!”蔷薇冷冷的说。
  
  啪!金主编把手中的报纸向桌面一摔,站了起来,“李蔷薇,你别不知好歹,组织培养了你这么多年,你就这种态度对待组织?”
  
  “你自己就是组织吧?怎么?组织培养我就是让我吃斋念佛不能有半点思春?”蔷薇反唇相讥,她越说越气,“金达池,你别用组织来要挟我,难道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可笑,就算是留下我,今生今世,你也没有半点机会!”
  
  “放肆!”金达池老羞成怒,肥胖的身躯一阵筛糠,然后怒不可遏的左寻右看,然后抱起桌上的液晶屏狠狠地摔在地上,“李蔷薇,这里容不得你撒野,既然你不识好歹,报社有我没你,有你没我,你给我滚!”随着玻璃碎片溅飞,金达池用手指指着门怒喝。
  
  蔷薇看着金达池这般不讲情理,心中愤怒与委屈交集,再也忍不住,眼泪不听话的簌簌而落,“走就走!”砰的一声,带上了房门。
  
  走出金主编的办公室,蔷薇一路跑着回到自己的座位,匐在桌上呜呜的哭了起来。编辑吕燕估摸着猜到了大概,但和其他几个编辑却没有进来安慰蔷薇,而是站在她的办公室门口张望。
  
  刚刚过来上班的于丹看到蔷薇的门前围了几个人在那窃窃私语,连忙跑了过来,看到吕燕正站在门前,便问她怎么回事,吕燕踮起脚,在她耳边简单说了经过,于丹于是对围在附近看热闹的同事厉声说:上班时间到了,都各自归岗吧,散了,散了。看到于丹这么说,大家才蹑手蹑脚的散去。
  
  于丹走到蔷薇桌旁,看到电脑里打开的word上晰然编辑着“辞职信”字样,于是用手轻轻抚摸着蔷薇还在哽咽的背脊,问:“蔷薇,老东西又欺负你了?”
  
  蔷薇听到是于丹的声音,于是抬起脸,一遍用手指擦拭眼角的泪滴,一遍抽泣的说:“于姐,都怪我以前太软弱,对他过于纵容姑息,才会酿成今日……”,没等说完,又扑在于丹的怀里,哭了起来。
  
  于丹看到蔷薇委屈成这个样子,便用手按了按她起伏的双肩,推开她,把背包向桌子上一掷,说道:“蔷薇,你等着,看我不整死这个老东西……”
  
  看到于姐要去找金达池算账,蔷薇怕闹出事来,连忙拽住于丹,“于姐,你别管了,反正有他在这儿,我贝天也不想干了,离开这里,没什么大不了的……”
  
  看到蔷薇死死地抓着自己不撒手,于是于丹止住脚步,对蔷薇说:“好吧,蔷薇,你今天先回去休息休息,这事等过两天再解决,看你的眼睛,快肿成桃子了。”于是扶起蔷薇,帮她拿上包,“走,我送你去楼下。”于丹直到看着蔷薇的车走远,她才回去。
  
  回到家中,蔷薇又委屈又恨,在床上哭着哭着便睡着了。
专家解读 行业资讯 新闻资讯 策划团队 报料中心 时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