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资讯 >
一个总想要证明自己已经很大很大的年纪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 2017-09-10 13:41   
不知不觉地养成了习惯,每天早晨和中午上学,琪琪会背上大书包,然后说句“妈,我走了!”,我回一句“嗯,注意安全!”或者“好好学习!”之类的话,结束我们的每天告别仪式。
  
  中午,总要睡午觉,睡得不知道东南西北。琪琪的闹钟响了,她也赖在床上懒得动弹。好不容易挣扎着下床,喝水穿衣的功夫,我这个妈妈就又进入梦乡。朦胧中听得那一句“妈妈,我走了!”,愣着接一句“嗯!”,门开了,门关了,孩子上学了,一点了,我又睡着了。
  
  今天中午,为了不打扰我睡觉,我告诉她别跟我告别了。少了那一句熟悉的话,忽然觉得有什么事没有发生。觉得对孩子缺少了点什么,我的贪睡断了沟通的链条,原本想继续睡也没睡好。
  
  还是在以后的日子里享受这一句临别的话吧,过不了几年,也许会换成“妈妈,我挂了,再见!”的电话里的话语,想每天这样都是奢侈。
  
  如今,她在她的房间,学着各种各样的习,为一点闪失喊过“My heart is broken!”,也为校讯通传来的好成绩欢呼雀跃。而我,捧着我的手机写着留给记忆的话语。
  
  牛牛,练车累得鼾声震天!!!
 
  琪琪现在似乎处在一个很微妙的年龄。十二岁零九个月,,每天那张稚嫩的脸蛋上,有着很多在我看来莫名其妙的表情:多数时候都是酷酷的,该笑的时候也不笑。却又有时候笑得震天响,让人摸不着头脑,
  
  但像今天这种笑容,我可是知道它的含义。
  
  琪琪长得高高大大,衣服变得难买起来,怕显胖、怕穿不上、怕她看不上······,成长的烦恼搞得我晕头转向,只有通过饮食调节,再附加上孩子的爱美之心,才没有导致这个家伙在周六周日这么大好的显示青春的日子里无衣可穿。其中的一条法宝就是控制肉食的摄入,尤其是晚上,坚决素食主义。琪琪看着素淡的饭桌不是青菜豆腐就是稀粥咸菜,绕着饭桌走开。
  
  但她的心里充满了对肉食的无限渴望,我猜测她甚至幻想着梦里也能吃着鸡腿吧嗒到天亮。以至于前几天的某个中午,琪琪看似无心的说:“妈妈,按我们家的生活水平,是不是一年只能吃一次红烧肉?”,说完话,又埋头吃起来。我回答是:“我家的饭桌是根据你的身材定,按目前的状态,几年吃一次我都不想吃"! 
  
  可是我的心哪,顿时充满了怜爱,得是多么渴望,才会用这样的方式提醒我是她的亲妈。第二天,我毫无预兆的做了红烧肉,在她回家的的那一瞬间,她的眉毛上挑嘴里发出吸溜吸溜的声音,那一块块的红烧肉,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东西,一直到进入午睡专场,这家伙还一直笑着喊:”真好吃呀!真是美味呀!”
  
  吃了一顿,她开始惦记着下一顿。今天中午,我用小碗盛好了十多块肉,放在饭锅蒸屉里,我猜测,这顿肉将会更加的软糯。按照惯例,琪琪会把好吃的留在最后,可是今天,估计是怕被瓜分了的缘故,她一直死死地盯住那只骨质瓷碗里的肉,脸上又露出美美的笑容,是满足是享受是······。碗里的肉无动于衷,它们觉得去谁的肚子里并没有什么关系,就只有这个半大不小的孩子绽放着最美丽的笑颜,她知道,这回不用急了,没有人抢她的东西,她咀嚼时的表情,像极了汤姆。
  
  这个肉娃,可怎么好呢?
专家解读 行业资讯 新闻资讯 策划团队 报料中心 时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