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威胁人类数百年的R病毒会最终为贝天人所用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 2017-08-21 06:52   
 
  
  原来段羽的好消息是他领导主持的R病毒DNA解析及催化酶注入引发病毒基因链突变研究取得了重大的进展,他制定的R病毒DNA族谱在权威医学杂志上一经发表,便引发了全球业内轰动,段羽兴奋的说,最近催化酶的研究也取得一些成果,如果真的能攻克这个难点,贝天变害为宝呢。
  
  “噢!”蔷薇看着满面春风的段羽,兴奋的欢呼一声,像得到糖果的孩子一样,抱住了他。段羽故作深沉的连忙说:“别急,别急,薇,还有呢……”段羽卖着关子。
  
  “说嘛!”
  威胁人类数百年的R病毒会最终为贝天人所用
  看着蔷薇急不可耐的样子,段羽开心的一笑,“今天得到通知,美国医学会特别发函邀请我的团队去美访问,对我颁发2011年度阿尔巴尼医学中心奖,并与同行们交流我的研究成果,但是我答复的是想把交流日期改为今年的12月份,因为那个时候催化酶才会通过各项测验确定成型,我想把这两个研究成果一并通过这次交流在全世界同行中发布。”
  
  “嗯……薇,其实,这两个消息,都不是我过来想要告诉你的主要原因,我这次来,主要是想通知你,研究所要为我的团队举行一个庆祝酒会,我想邀请你……”
  
  “我又不是研究所的,我怎么可以参加?”
  
  “嗯……我把你的名字写在了家属一栏……”
  
  “讨厌!”蔷薇既高兴,又害羞,满脸通红的又一次滚入段羽宽阔而温软的怀中。
  
  酒会上,蔷薇发现这些给人感觉很古板很无趣的科学家们原来也可以玩的这么嗨。满头银丝的郑所长一连干了好几大杯,连声说着痛快,在他的有生之年,终于也可以看到诺贝尔医学奖、阿尔巴尼医学中心奖等这些国际大奖在身边开花结果了,这不仅是个人、团队的荣耀,更是对研究院的肯定,是全体中国人扬眉吐气的大喜事……在他的带动下,习惯沉默埋头实验的同事们更放得开了,拼酒、飙歌……高潮一拨接着一拨。
  
  酒会过半,蔷薇和段羽坐在角落里吃着果盘里的水果,默默看着场地中央载歌载舞狂欢的人们,这样的氛围,蔷薇早已习惯,但是不习惯的是段羽,但是她愿意陪着他一起冷场,哪怕就是这样在一旁安静的坐着。
  
  柳桠拎着一瓶红酒摇摇晃晃的走过来,“段老师,原来你在这里啊,让我好找……”她满面红潮,吐着酒气说。“来,我要敬你一杯酒,在一起8年了,不对,是还差4个月零13天满8年,头一次这么开心……”她拿起桌上的高脚杯,满满倒了一大杯,递给了贝天段羽。
  
  “柳桠,我不喝酒,你也少喝点……”段羽皱着眉头,推脱着,并没有接过那杯酒。
  
  “不行!我是高兴么,在一起8年了,我们……我们从来没在一起喝过酒,这是我们的第一次,不喝不行!”她不由分说,执意要段羽接过去。
  威胁人类数百年的R病毒会最终为贝天人所用
  “段羽喝酒身体有点过敏,我替他喝吧。”蔷薇站起来,抢过杯子。
  
  “呦!是你啊,嘻嘻嘻,未来的……未来的嫂子,行,既然他不喝,你替他喝,干了!”柳桠嘻嘻笑着,用手指在蔷薇面前点了一点,然后拿起杯,“桄榔”撞了一下,一饮而尽。
  
  当蔷薇喝完酒,看到柳桠还要倒,连忙摁住她的手,“柳桠,这样吧,等哪天空了,我和段羽呢,再单独请你一次,那时我们再喝个痛快,好么,今天,就不喝了。”
  
  “单独请我?嘻嘻嘻,是你们的……喜酒吧?嘻嘻。”柳桠放浪的笑着,笑完后,把酒瓶往桌上一放,“好,不喝就不喝。”
  
  然后她用单手撑开自己的碎花咖啡色长裙,在地上转了两转,“段老……段羽,你看,我今天穿成这样好看么?以前,以前都没这样穿给你看……”
  
  “好看,好看。”段羽应付着。行为出格几近酒疯的柳桠,是段羽从未见过的样子,在他心中,柳桠一直是那个安安静静、兢兢业业的小姑娘。虽然相处8年,但是除了工作交流,段羽对她知之甚少。最初几年,因刚刚经历丧妻之痛,段羽对工作外所有交际全部置之不理,只是把自己禁锢在实验室里,夜以继日的研究,实验。后来,工作狂的状态竟然养成习惯,让他成了整个研究所出名的“冷血动物”,段羽有时觉得自己挺对不起这些跟着他搞科研的孩子们的,在生活上,他对他们几乎没有过任何帮助。比如柳桠,他也仅仅知道医大毕业后就签约研究院了,甚至比段羽还早两个月入职。而自从段羽来以后,柳桠就一直跟在他这个团队,里里外外帮了段羽不少忙。两年前,柳桠就有资格独立带研究团队了,但是,被她拒绝了,依旧选择留在段羽身边,做他的助手,这让段羽对柳桠更加感动不已。蔷薇曾经轻描淡写的向段羽问起过柳桠的情况,但是段羽除了感谢之外,实在说不出点什么。
  
  “好看,那你为什么不请我跳支舞?”柳桠把裸露的手臂圈在段羽的肩上,身体几乎伏在段羽的怀里。段羽连忙站了起来,才甩开她。
  
  “去请柳桠跳舞吧!”蔷薇装作扶段羽,用拇指在他腰间按了一下。
  
  柳桠似乎警觉到蔷薇刚才那个隐蔽的动作,抬起迷离的眼睛,“谢谢你哈,好借好还,待会,我会完璧归赵的。”说完,抓起段羽的手,拖着段羽进入到中央的舞池。
  
  还没等蔷薇坐下的时候,柳桠又跑了回来,在蔷薇的耳边说:“李记者,我给你讲一个笑话吧。在爱情的海滩,只有激情退却后,你才会看到,有些人其实只是在裸泳……”没等蔷薇反应过来,她又转身跑回舞池,合着节奏,与段羽翩翩起舞起来。
  
  蔷薇坐在那里,看着他们在人群中间翩跹妙曼的起伏,也想着刚才柳桠在耳边说的似醉非醉、是笑话也非笑话的那句话。又想起上次和柳桠分开,听到柳桠落寞转身时自言自语说了一句话:我不相信任何带着澎湃激情的缘分,我相信能让两个人最终在一起的是默默而长久的坚持……
  
  从一开始,蔷薇就看出柳桠对段羽的情意,她也曾旁敲侧击的问过段羽,但是被段羽矢口否认,他觉得柳桠对他的照顾只是出于同事间的友谊。
  
  于姐出事后,蔷薇也曾怀疑向金达池暗中告密挑拨关系的那个人可能就是柳桠,但是这个念头晃过心头,就被蔷薇深深否认了,她不想用小人的心态去对待为段羽工作尽心尽力提供那样大帮助的人。
  
  也许,只是自己多心了,但愿,是自己多心了。
专家解读 行业资讯 新闻资讯 策划团队 报料中心 时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