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大家心里都说不出的贝天悲哀与凄凉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 2017-08-21 06:54   
  于姐已经出殡了,葬礼那天,亲友们目睹了她的儿子披麻戴孝手捧于姐的遗像孤零零走在队伍的前面,哀乐声中,晨风吹舞着腰间的白布热孝,如摧折的颤抖的白羽,瘦弱的身影,宛如一只断翅的蝴蝶。
  
  蔷薇依偎在段羽怀里,走在了队伍的中间,这几天她水米未进,每天念起于姐便以泪洗面,已经形容枯槁了,幸亏段羽一直陪在她身边,开解她,照顾她,才没有让她病倒下去。段羽看看倚在他肩头仍然满眶含泪的蔷薇,想不起再说什么让她安慰,只有紧紧地搂住憔悴无力的她。
  大家心里都说不出的贝天悲哀与凄凉
  葬礼结束后,于姐的孩子便被老家的舅舅接走了,蔷薇本来要求想让孩子还留在这边,由她供养照顾他完成学业,但是舅舅说家里人把他一个人留下不放心,也怕给蔷薇添麻烦,还是把他接走了。临上车的那天,蔷薇把她所有的积蓄,偷偷的塞在孩子的书包里。
  
  从车站出来,段羽和蔷薇说,自己已经订下了一个旅游团,想这几天带着她去海南散散心,痛快的好好玩几天,忘记发生的这些不如意。本来蔷薇兴趣有些索然,但是经不住段羽的温言相暖,看着这几天段羽在自己身边不离不弃,默默守着自己,眼角眉梢,虽然满是笑意,但是难掩这些天照顾她生出的疲惫,蔷薇心中不禁滋生许多爱意,于是用掌心轻轻摩挲他的脸颊,用指尖挠挠他生出来的胡茬,对他笑一笑说:谢谢你,羽,幸亏,这一路有你……
  
  段羽一把拉过她,勾着她的鼻子说:“傻姑娘,和我还客气,走吧,我们现在就去旅行社办理手续。”蔷薇重重地点点头。
  
  刚刚走到停车场,报社就打来电话,是徐社长。让蔷薇马上赶过来一下,有急事相商。
  
  挂了电话,蔷薇有些歉意的看着段羽,段羽反而理解的一笑,去吧,把那边的事都解决了,我们出去的时候才能无牵无挂的玩的更彻底。于是段羽一个人打车回研究所,蔷薇去了报社。
  
  敲开报社三楼书记室的门,精神矍铄的徐社长已经在等了,听到敲门声连忙满面笑容的把蔷薇让进屋里,连声说,坐坐,并亲自为蔷薇倒了一杯他刚刚沏好的茶水。
  大家心里都说不出的贝天悲哀与凄凉
  隔着茶几,徐社长坐在了她对面,一边招呼着蔷薇喝茶,一边用他特有的爽朗的声音说:“蔷薇啊,报社与我本人也为于经理的不幸离世,感到万分的哀悼。都是我监管不严,工作疏忽,才让报社出了这样一件大事。”他顿了顿,接着说:“这几天,也让你受委屈了,我代表报社,对你诚挚的道歉。”说完,站起来,要为蔷薇鞠躬道歉。
  
  蔷薇不知道这几天报社都发生了什么,一愣,但是马上也站了起来,扶住要鞠躬的徐社长:“徐书记,您言重了,我担待不起。我这次过来,是以为报社批准了我的辞职报告,让我过来办理辞职手续的。”
  
  被蔷薇扶住,徐社长没有再坚持,便又坐了下来,叹了一口气:“蔷薇啊,这事都怨我啊,于经理和金主编在报社吵架的前一天,我就收到了她交给我的揭发举报材料,而我又没有及时重视,最后才让金主编在背后打击报复……于经理的死,我要负有很大的责任啊。”徐社长脸上露出很难过的表情。
  
  过了一阵,徐社长继续说:“蔷薇啊,还有你,为什么被金主编打击报复的时候不主动来找我,找组织呢?写一封辞职信说走就走,这还是一个媒体人端正的工作态度么?不是我批评你,你这么做,太没组织性纪律性了。”
  
  徐社长的话让蔷薇的脸红一阵白一阵,也不知该解释什么,嘴里只能懦懦的说:“我……我……”
  
  徐社长起身,翻出写字台上一摞文件里蔷薇的辞职信,把信放在茶几上,推给蔷薇,换上一腔较刚才更柔和的口气:“蔷薇,于经理交给我的材料,我前几天已经转交纪检部门了,领导干部监察不严的责任,我来负,但是贪污受贿大搞不正之风的错误,金主编他也逃不脱,你不用害怕,这几天上级组织部、纪检部门都已经介入此案,一定会还于经理一个公道。”
  
  “你的辞职信我一直没有批,前几天我去宣传部和几位领导碰碰面,他们都对你的工作非常的认可,特意叮嘱我,你是咱们报社的核心人才,一定要想尽办法留住。回来后我和报社的领导班子开会研究了一下,想把报社旗下的三本杂志、一个文摘,还有你现在负责的周刊,合并成一个大板块,都交由你来管理,这是组织对你的信任,你以后好好干,别辜负报社对你的这份期待。”徐社长慈祥的看看蔷薇,“蔷薇,你看看,还有什么问题,都提出来,组织帮你解决。”
  
  “徐书记,我……”蔷薇脑子一片混乱,这太奇葩了,没想到刚刚过了几天,事件居然演变成这种情态。蔷薇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几口,平稳了一下思绪,然后说:“徐书记,非常感谢您和上级领导对我工作能力的欣赏,虽然辞职的这件事是因为金主编所引起,但是,这几天我也好好考虑过了,这段日子发生了这么多事,我想好好休息几天……”
  
  徐社长没等蔷薇把话说完,就把她推过来的辞职信又推了回去,然后大手一挥:“蔷薇,你来报社5、6年了吧?”“嗯,快满6年了。”
  
  “是啊,你来的时候,还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丫头呢。”徐社长哈哈笑了起来,好像回忆起了过去时光。“从那个时候起,我是看着你一步步慢慢成长起来的,在我心里,可是一直都把你当做自己的孩子看待的。今天呢,我就倚老卖老一次,辞职的事呢,我们以后谁也不许提了,你说累了想休息几天,这好办,想什么时候请假,想休息几天,就和我说,我这边一路绿灯。”
  
  “只是呢,明天下午不许请假,因为明天全体职工大会上,我要宣布组织对你的任命及对金达池的处理决定。”徐社长温和的瞅了蔷薇一样,语重心长的说:“蔷薇啊,上级部门过几天会新委派一位主编,而我岁数大了,过个一、两年就要退居二线了,到那个时候,被任命的新主编就要接我这个位子,而全报社的人,我就看好你,有这份才华扛起主编的重任,蔷薇啊,任重而道远,不要半途而废。更不要,辜负我对你的一腔厚望。”说完,徐社长为蔷薇斟满了茶水。
  
  “徐社长……”蔷薇听完徐社长推心置腹的一番话,这份盛情与厚爱已经无法再让自己固执己见了,徐社长此时更像是一个长辈对晚辈交代后事,而非工作。本想着把辞职坚持到底的蔷薇,面对看自己成长起来的老领导,竟找不到推托的理由,只好默默地收回辞职信。
  
  “这才对么!”看到蔷薇把信收回,徐社长爽朗的笑起来。
  
  蔷薇离开社长办公室,走上楼,看到于姐的办公室门上冰冷的大锁,蔷薇的心又是一阵绞痛,好强了一辈子的女人,却被命运这般无情的捉弄,是谁都不曾想到的,蔷薇不禁满心戚然。曾经那边飘来于姐真实到恣意的笑声,那边传来于姐亲切招呼她过来品尝自己手艺的召唤声……这一切,都再也无法听见了,蔷薇坐在她办公桌后面的转椅上,静静地回想着,眼中蕴含着泪滴。
  
  “蔷薇姐,你回来了?”吕燕看到蔷薇的身影,站在了门口。
  
  “嗯。”
  
  “蔷薇姐,综合部在楼上新整理出一间办公室,这两天在装修着呢,过几天你就可以搬上去了。”吕燕微笑着说,当她看到蔷薇睫下的泪滴,便乖巧的走过来,轻轻地抱住蔷薇:“蔷薇姐,别难过了,于姐走了,大家都很难过,而你,更要节哀顺变才对,这一切,都会过去的,会过去的……”
  
  这时,蔷薇包里的手机铃声响起,是段羽打过来的,一定是问问蔷薇这边的事怎么样了。
  
  果不其然,段羽惦记着蔷薇这边的事处理利索没有,蔷薇在电话里简单描述了一下刚才在徐社长那里发生的对话,本来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但是段羽听出蔷薇语气里的忧郁,便说,薇,你怎么了?蔷薇长舒一口气,羽,我觉得心好累,好惦记我们约定的那场旅行。段羽在那边笑着安慰着蔷薇,以后我们不还有的是机会么,我知道你内心还深爱着你的事业,千万不要意气用事哈,等忙过这一阵,我们再一起去旅行,去世外桃源,找一个只有你和我的风景。
  
  只有你和我的风景?站在窗边接电话的蔷薇,用手指在玻璃上勾画着,心中不禁萌生出若干美丽的希冀。嗯,那一天,你和我手牵手,一路漫无目的的在山水之中游弋,看花儿开,看叶飘零,看暮冬落日的余晖,看浅秋新月的顾影……段羽在话筒那端轻轻地说着,蔷薇,竟渐渐听的醉了,眼神也婆娑起来。羽,我们,会去么?
  
  会的,一定会的。只不过不是现在,段羽坏坏的笑了笑,对了,一会下班我去报社找你,也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什么好消息?蔷薇迫不及待的问。保密。
专家解读 行业资讯 新闻资讯 策划团队 报料中心 时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