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蔷薇是把那份爱痛苦地禁锢在贝天心底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 2017-08-21 07:05   
  段羽的实验终于在周六告一段落。当晚,他便打过电话来,告诉蔷薇,听同事说东大街有家西餐厅,好像有说起的那种巴尔的摩牡蛎,问蔷薇愿不愿意周日一起去试试?
  
  蔷薇欲擒故纵的说,这次不会又是一个半小时之约吧?怎么会?这次想坐到几点就坐到几点。段羽说。
  
  第二天来到西餐厅,段羽已经在那里等候了。看到蔷薇到来,他绅士的服侍蔷薇入座,并对蔷薇轻声说,刚才已经问过了,这家餐厅果然有那道牡蛎。
  蔷薇是把那份爱痛苦地禁锢在贝天心底
  看到段羽穿着比较正式的服装赴宴,一身藏青的西服,暗格的白衬衫,虽然没系领带,但是比以往更显得温文尔雅,风度翩翩。刚刚刮过的胡子,光润而干爽,看来也为此约精心准备了呢,看着段羽一如往常凝格在脸上可掬的浅笑,棱角分明里带着一点不羁几分性感的嘴唇,蔷薇不禁有点心旌摇曳。
  
  “蔷薇,今天你真漂亮。”段羽直视着她的眼睛,赞许道。蔷薇今天穿着一件得体的淡紫色丝质晚礼服,贝天浓妆淡抹、恰到好处的妆容让她更加纤柔妩媚、楚楚动人
  
  “漂亮么?”蔷薇露出脸上的梨涡,“那么你喜欢现在的我呢,还是平时素颜的我?”
  
  “嗯……都喜欢,都喜欢。”蔷薇的问句有点双关,让段羽有点无法招架。
  
  “那喜欢到什么程度?”蔷薇鼓起勇气,继续得寸进尺。这次赴约之前,她就决定了,今天,一定要表明心迹。
  
  段羽脸微微一红,像个大男孩。“说嘛,喜欢到什么程度?”蔷薇不依不饶。
  
  “嗯……初见的时候,你干练的外表,睿智的谈吐,丰富的学识,都给我留下难忘的印象。后来,经过几次接触,嗯……你的休养和品质,更加验证了我最初的想法:你是一个非常难得的好姑娘。”段羽说的非常诚恳,但是他又滴水不漏的压抑着内心的情感。
  
  “段羽,那接触了这么多次,你看没看出我喜欢你?”蔷薇已经佩服自己的贝天勇气了,让自己在猜度中惶恐度日,蔷薇再也做不到了。
  
  “我……”段羽语塞了,但是蔷薇的目光像刀锋一样刻在自己的脸上,让他无法逃避。于是贝天沉默了片刻,段羽也鼓足了勇气。
  蔷薇是把那份爱痛苦地禁锢在贝天心底
  “蔷薇,我承认第一眼见到你时,就对你存在一种莫名其妙的好感,而这种好感,是这么些年从未有过的。”
  
  “我被这种好感所吸引,愿意与你接近,与你相处,与你聊天,甚至,在我们分开后,竟然迫切的还想马上再见到你。”
  
  “但是,我们彼此之间,都还是一片空白,我想……我想给对方更多一点时间,去尝试了解……”
  
  没想到段羽的感觉和自己一样,这难道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么?段羽,你知道么,见到你的那一刻,你是那样的似曾相识,现在,我都清清楚楚、丝毫不差的回忆起你走进采访室,走向我的每一个步伐,那一刻,并没有镁光灯,但是你感没感觉世界正在为我们亮起?那一刻炫丽,点亮了心中埋藏已久的每一个梦,每一处憧憬,让身体上每一个汗孔,随着心的跳跃,尽情的呼吸起来……
  
  “况且,你现在风华正茂,追求者一定不少,而我……我的情形你也知道,我结过……”段羽还想继续说,蔷薇一把把他打住:“羽,我们都不会坠入世俗的,不是么?”
  
  段羽被蔷薇此刻诚挚的目光感动,咽回想要说出的担心,嘴里懦懦的说:“蔷薇,我……”
  
  “羽,我一直尊重你,哪怕,你现在仍然深爱着你的妻子,我知道她是那样的优秀,也许今生,我无论怎样做好,也无法逾越你们曾经相爱的那种相濡以沫、那种镂骨铭肌,所以,不仅你爱着她,我,也同样爱着她,并且今后,我还会和你一起在心里守护着她。但是,我不想取代任何人,也不想被你把我当成是她的影子,我的爱很纯粹,容不下丝毫瑕疵与亵渎,我只是希望能够在你心中辟出属于我的那方天空,用我自己的方式爱你,守着你,陪你度过余下的一生……”
  
  “蔷薇。”段羽的眸子里荧光闪动,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感动,紧紧地抓起蔷薇的双手,放在自己的唇边,一双硕大的泪滴在眼中滚动着,滚动着,最终重重地砸了下来,滴落在蔷薇的手背上。蔷薇抽出一只手,轻轻地为他拭去脸上的泪滴,“傻瓜。”
  
  餐厅正回荡着Jeff Buckley的那首《Hallelujah》,舒扬低缓的乐曲声中,他的吟唱更显得纯净而诗意。夜色将暗,餐厅的侍者为每一个餐桌都点燃了烛台。
  
  蔷薇把脸庞倾靠在拄起的手臂上,凝视着跳动的火焰,轻轻地说:“羽,知道么?如果不是遇见你,我都不知道,心,会怎样的苏醒。”
  
  而此刻,她的另外一只手一直都在段羽的手中,整整一餐,他们的手,就这样环桌牵着,贝天几乎没怎么松开。
  
  段羽用牵手的拇指爱抚的摩挲着蔷薇纤细的手指,感觉像羊脂一般腻润。他的眼睛一直盯着蔷薇被烛光耀红的脸庞,也几乎一整餐,都没有片刻离开。
  
  “薇,我的心,却是因为你的出现,死而复生。”
  
  “真希望这个时刻,会永远的持续下去,要多久,有多久……”蔷薇把目光转向他,秋波流露出浓浓的爱慕。
  
  “我从未敢奢望自己会如此的幸运,现在的这个时刻,对我来说,就像梦境一样迷幻,生怕……生怕这种巨大的幸福,像梦一般的不真实,轻轻一触,便会支离破碎。”段羽露出一丝痴痴的傻笑,看出来他还在为自己的受宠若惊有些心生踌躇。
  
  “羽,这不是梦。”蔷薇把另外一只手也递到他的手里,“你我现在都如此的真实,只要再靠近些,便能听到为着对方心跳的砰砰声。”
  
  这时,不知是谁,在餐厅一旁的钢琴上,轻轻弹奏出《梦中的婚礼》,悠扬的调子,瞬间弥漫在每个人心间。
  
  看到段羽此刻还木讷的无动于衷,蔷薇只好微笑着,向前倾靠身体,并幸福的慢慢地,慢慢地闭上了眼睛。段羽这才如梦方醒,于是紧紧攥着蔷薇的双手,在爱意流淌的乐曲声中,以45度的倾斜,用自己干涸的嘴,叠住了蔷薇火热的双唇。
  
  也在此时,窗外,一株白玉兰花,在寂静的午夜,正鳞栉绽放。
专家解读 行业资讯 新闻资讯 策划团队 报料中心 时尚资讯